诺扬在古北住了18年

2019-06-20 18:28:00
hjcadmin
原创
42
因为黄金城道附近都是高档居民区,所以一到晚上或者周末,这家店就座无虚席,很多人都选择到这里来点上一杯葡萄酒,放松一下。等天气暖和起来,室外的露台也是一个浪漫又有情调的好去处。这家店的外观虽然不够华丽,但菜品味道出乎意料得好,西餐很出彩。  每天早晨,他们轻松地穿过小区拱形门,来到步行街,不时可以遇到写着多种语言的商店招牌。各种规模、档次的商店、便利店,大量的公共设施和景观小品,或是显眼地立在街头,或是藏匿在街道深处。日常生活的基本需求,都可以在这条商圈得到解决。  黄金城道步行街像一条柔软的缎带,自由贯穿其中,连着周边的住宅地块。放眼望去,两侧建筑高低起伏,透出缓缓的韵律和节奏。步道边上,每个小街坊边长约100米,步行舒适。这样的街区尺度,让每天在楼上俯瞰的人们,有了出门散步的念头。如果这里的异国居民曾看过《清明上河图》,他们将在图画上找到熟悉的影子。《清明上河图》里,没有孤零零的主路,那些如毛细血管的小路,几乎可以延伸到所有街头巷尾的活动。小路上有交谈,有贸易。小路与主路一起形成了一张生动的路网。让人徘徊流连,不担心遇上断头路或走过头,这就是网的魅力。  不但如此,任何来到这里的人都能找到享受的空间。这里的路线分布不限于相同的层面:沿途或上或下,有驻脚的平地,有蜿蜒的木板桥,有上升或下降的坡道。各段不同层面的路线交替变化,使每个行走中的人都可以观赏不同的景色。银杏树、樱花、甜橄榄树带来季节变化的乐趣,常青的樟树在全年伸出受欢迎的绿色树冠。隧道式的高塔建筑如建在一片花园里,公寓与公寓之间不再是楚河汉界,你很容易就从某条小区的道路走到了另一个小区里,它们往往共用一片休闲广场。城市的硬朗边缘,在这里发生柔和的过渡。  这是家货源很齐全的音像店,有大量世界各地的影视剧碟片,尤其是日剧和美剧。如今音响行业发展高峰期早已褪去,现在光顾音像店的多是一些出生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老顾客,或者CD发烧友,偶尔也有年轻人乐意“”一下。在银行林立的黄金城道,这家星之影音像店成为一抹亮色。  作为上海最早的涉外社区之一,古北新区以充满人文性和开放性的设计,提供了上海现代生活的典范。而以商业街和住宅底商为主要模式的黄金城道步行街,串联起周边社区,成为一个乐园、一个港湾。早已习惯了城市喧嚣和节奏的人,会在踏上黄金城道步行街的清晨和夜晚,重新找到一种日常的回归。  1996年,土耳其青年诺扬·罗拿走进了古北新区。作为土耳其第一批公派留学生,诺扬于1980年代来到中国,在北京和武汉求学后,最终来到上海。1996年的上海,一切都含苞待放,诺扬受命筹建土耳其驻沪总领事馆并担任首任总领事。而他居住的古北新区,在那一年组建了中国第一家涉外居委会——荣华居委会,里头只有三个人。  黄金城道的故事要从古北新区大开发说起。上世纪80年代,古北一带还是一片蛙声飘荡的田野。1982年,上海市人民政府决定利用虹桥机场的有利条件,在长宁区范围内辟建以对外活动为主要特征的虹桥开发区。这是上海的第一个开发区,也是全国沿海14个开放城市中最早创建的国家级开发区之一。  同样是建国际社区,这一次上海人的观念胜过1984年。100万平方米的古北新区一反常态,忙着“拆围墙”,人们再看不到一堵堵高墙把小区封闭得严严实实。开放式街区的规划理念,走入人们的视野。  那一年,小区里的上海人努力抛开生涩,学习和外国人打交道。他们想方设法敲开外籍居民家的门,除了为他们提供更接地气的社区服务,也动员他们参与社区治理。居委会的电话提示音换成了中日英三国语言,小布告栏里找得到小语种,社区旁的商店里永远有新鲜的进口商品。  马路窨井盖上的印记留下了历史,1995年———古北新区一期竣工。新小区对于那些经常往返于中外两地做生意、居留的外籍人士来说十足,高层公寓有着典型的欧陆式风格,那些古典立柱和拱门,带喷水池的半圆形广场,是当年上海人对美与优雅的追求。更不用说那些贴心的西洋名字:鹿特丹花园、罗马花园、雅典花园、维也纳广场……至1995年底,古北新区建成多层高级公寓15幢,高层高级公寓21幢,花园住宅88幢,古北建筑群也成为“90年代上海市十大新景观”之一。  日本著名糕点品牌LEFOYER的子品牌把旗舰店开到了黄金城道步行街,甜点食材沿用日本公司标准,聘请日本师傅制作。品种多样,如烤巧克力蛋糕、日本抹茶蛋糕、火山熔岩、烤芝士蛋糕、半熟芝士、泡芙等,“网红”栗子蛋糕瑞士卷颇受欢迎,下午四点多去,柜台里的很多蛋糕都卖得所剩无几。  同样的魅力出现在黄金城道步行街。从水城路来到古北二期的时候,你会看见许多小尺度的路,而无论你从哪条小路进入,总会走到二期的中轴——黄金城道步行街。步行街两旁的居民,也用不着担心每天要横穿长长的小区,沿着单调的马路走,才能找到出口。  上灯时分,向东穿过古北路,看见的便是黄金城道步行街。透过初冬澄澈的空气,它展开一片或高或低的金黄:灯火映着一株株银杏,有些地方植被茂盛,一团团的暖黄遮蔽了天空,偶尔一些黄叶飘进了高层住宅的拱门深处。如果是周末的夜晚,风会带来低音提琴和小号的旋律,它们来自沿街开放的异国餐厅,拱门里有人探头走出来,夜生活吸引着他们。  作为虹桥开发区配套生活设施,1984年,上海第一个大型高标准国际居住区古北新区开始规划。西起虹许路,东至姚虹东路,北起延安西路(高架)与虹桥路,南至古羊路,1.36平方公里的规划用地圈定,建得却很慢。那时,上海在改革开放后第一次搞外销房,人们秉持“慢工出细活”的理念,宁可慢点,也不能出错。  日出到夜幕,黄金城道步行街的面貌是流动的。整个街区填满了各色各异的面孔:穿西装的日本职员、开饮食店的韩国青年、推着婴儿车的金发主妇、吹着口哨的小孩、打太极的老人。不同国籍和年龄的人在此相逢,这里的自然景观也更乐意展现活泼的变化:假如站在高地探望,你会看见流线型种植的香樟、银杏和多种叶色灌木紧密咬合着细细的河道,这意味着人们将在一年四季里看见植被色彩的律动:绿的香樟、红的枫、甜橄榄树的小花、黄金一样的银杏……  不同观念和生活方式碰撞的火花让这里有了百般色彩,而每一个居民,无论他来自何方、停留多久,都可以迅速融入这里,找到熟悉的日常。每天夜晚,下了班的日本职员在日本商店里买好第二天的午餐便当,从国际学校走出来的外国孩子飞快地骑着车,打太极的老人走到小区的树林子里。不同的脸孔,看着同一片天空的彤云落日为街区镀上星星点点的金色,有似曾相识的动情。  在黄金城道步行街,即使最安定平静的生活也并不呆板。事实证明,小区里的人每到傍晚,都愿意出门。有些中国老人衣着时髦地走进咖啡厅,有些西方人在街头的中医馆里大汗淋漓。最有活力的是孩童,他们说着不同的语言,却成群结队地围在带有喷泉和斜坡的半圆型广场,有时用耍杂技的步法取道小树林。夜色下,英国短毛猫和俄罗斯金毛溜过一座座花台、树池、台阶、矮墙,神情惬意……  外国人中间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中国通”“老娘舅”。也许是上海人开放温暖的姿态,让初来乍到的外国居民有了家的感觉,一片空白的国际社区,渐渐地成了包揽各种肤色面孔的“地球村”。诺扬再也不像刚来上海那样,总想念北京和武汉了。  深受众明星青睐的鼎王无老锅一直是黄金城道超人气的排队火锅,汤底加入了整根人参,香辣汤底与胶原蛋白美颜汤底相结合,真正的鲜而不口干。另外配上店主从日本偷师学成的冰激凌豆腐,绝对是奇妙的火锅体验。来这里享受一下,寒冬也多了一分滋味。  随着后期楼盘的开发,古北社区由最初的围合式,变得与都市圈融合无间,甚至难以辨析清晰的社区边界。这何尝不是国际社区蜕变的新模式——一种和“在地生活”更加融合无间的模式。  步行街上布满了方便人们交流、鼓励行人驻留的休憩节点:沿街小型广场、亲水平台、欧式园地以及精巧商店。这些绿化、道路、商店、楼房,形成一片融合花园,赋予的人们多变多样的开放生活——而只有生活,才能予以街道灵魂。  “高岛屋”是日本最大最高端的百货公司,此前只在日本之外的纽约、新加坡和我国台北开过店,其中新加坡和我国台北的两家门店更是多年蝉联当地百货业的销售冠军。古北的高岛屋是日本在海外的第四家门店,门店规模达到6.2万平方米,商场的摆设细节非常日式,设施整洁干净,各种日本的食品百货让人目不暇接,工作人员的服务态度也很好。吃完逛完,还可以去五楼的艺术空间看个展览。  1980年代,很多境外人士通过古北认识上海。如今,在上海的常住外籍人口超过16万。“改革开放40年,中国改变了400倍。”诺扬·罗拿说。这张有着深邃双眼、笔挺鹰钩鼻的土耳其面孔,如今有了老“上海人”的样子。他会出现在上海的十字路口、绿化带、街边的餐馆,甚至是某条排水管道旁。即便他的身份已经是土耳其担保银行上海代表处首席代表,也不妨碍他脱下西装,穿上志愿者马甲,时而在路口吹着哨子指挥交通,时而清理街道垃圾,时而带着一帮外国人修建灌木丛,或者给上海的英文道路名纠错。诺扬在古北住了18年,看着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加入了古北新区“社委会”。这座城市的事,好像成了他们的自家事。  迈入新世纪后,古北新区二期悄然启动,最大的亮点,就是黄金城道步行街的方案设计。步行街作为贯穿古北二期的中轴线米的街道,为这里的中外居民创造了更加融合亲密的开放式街区生活。
文章分类
联系我们
联系人: 黄金城
Email: 1586171493@qq.com
QQ: 1586171493
网址: www.f8yl.com